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剑虐侠传
仙剑虐侠传

这一次闭关。将食淫虫里的能量吸收完毕。又凭空让李逍遥添了十年内力。变得
自信十足。一举一动也有些高手的风範了。而小石头这边。也通过跟赵灵儿的香
艳疗伤。将多年来的暗伤治癒。按照之前的约定。几人决定正式前往黑水镇。寻
那乱葬岗将军冢地底下血池之中的赤鬼王大战一场。

  鑒于将军冢附近尸妖极多。李大淫魔跟小石头商议半天。最终决定把四女全
部带去。

  "分散火力嘛"小石头看着发楞的李大淫魔。这幺解释道:"我呢。本来比
赤鬼王那家伙要强上一点点儿的。但因为有你们这些累赘。所以现在我比他要弱
上那幺一点点儿。"

  "。。。。。。"

  冷场。

  "额。。。。。。不好意思。场务拿错台词了。"小石头从怀里拿出另一张
纸。清清嗓子念道:"我呢。本来赤鬼王那家伙要强上一点点儿的。但因为那家
伙有血池的加成。所以现在我比他要弱上那幺一点点儿。"

  "所以呢?"林大小姐不耐烦的问道。

  "我会附在主人身上进入黑水镇,一直隐藏到赤鬼王面前。趁机偷袭他。之
前的事情就靠你们了。"小石头总结道。

  说白了不还是偷袭嘛。先前还把自己吹的跟神仙似的。何着你们两个都打不
赢对方。只能偷袭来偷袭去的。李大淫魔掩住脸。沮丧的想到。

  "我们打得过去?"想了一会儿。李大淫魔试探的问。

  "打不过去。"

  "靠!"

  "别生气嘛。以我对赤鬼王的了解。那家伙绝对会命令尸妖生擒你们的。只
要你们不拚命反抗。就不会有危险。"小石头看到李大淫魔拔剑的动作。连忙解
释道。

  "这是什幺意思?抱歉。我不是要反对主。。。。。。额。小石头先生的意
思。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毕竟这关係到性命。赤鬼王为什幺一定不会杀掉我们?
"阿娇插言道。

  "赤鬼王那家伙所修炼的是血魔神功。依靠的就是吸食人血。而且必须是活
人的血才行。实力越强的人的血液。对他的帮助越大。你们几个都算是人类里面
的一。二流高手。他不会浪费的。"小石头认真的说道。

  "得了。走吧。再不走。我就要改变主意了。"被赤鬼王300年以上的精
纯内力诱惑的李大淫魔歎口气。说道。

  韩钩子。自然是被点着穴道。捆得跟个粽子似的锁在屋子里面。等李大淫魔
他们回来再处理。反正习武之人。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也没啥的。至于卫生问题。
咳。大侠是不需要解手的。就连金老笔下都没这种情节。更何况本文的这个扑街
作者呢。。。。。。

  抱着这种想法。李逍遥一行离开了盘缠多日的韩钩子家。在韩钩子呜呜的叫
声中。逐渐远去。不过那叫声。怎幺听都感觉是在哭啊~~好凄凉哦~

  几人穿过白河村的石桥。向黑水镇方向前进。让人惊诧的是。明明日正当午。
又没有树木遮挡。但黑水镇看上去却阴森无比。道路上处处都有股不知是哪里传
出来的浓厚腥味。就连两边地上的短草也像是腐败了一般,走起来有种黏黏的感
觉。明明是个镇子。但毫无人的气息。偶尔看见的几幢屋子,也都空旷破败,脱
落的门窗在微风里发出"伊-呀"的沙哑声音。

  林大小姐娇生惯养。最怕这种鬼怪类的东西。此时已经抖成一团。紧紧抓着
李大淫魔的手。被少女那丰满的胸部一压。原本还有些害怕的李大淫魔立刻男子
气概觉醒。勇气满点。昂首阔步走在前面。

  之后是韩梦慈跟赵灵儿两女。韩梦慈大概是见过这种东西。表现还算可以。
赵灵儿神智未复。只知道听从命令。看上去到是最正常的一个。

  阿娇拿着鬼头杖断后。正四处张望。显得有点紧张。

  几人又走了阵。终于离开镇子。来到一片布满了杂乱墓碑的山丘处。正是乱
葬岗所在。这片大的墓场比之前的镇子更加阴森。四处都是曝露在外的老棺木或
白骨架。

  "这就是尸妖?"李逍遥目光一凝。看向前面。只见具人型的东西正缓慢的
从墓碑后走出来。那东西全身上下血淋淋的。脑袋以一个不正常的姿势歪在一边。
两个肩膀部分好像被什幺利刃切开过。留下深深的伤口。正在向外流着绿色的浓
水儿。人型尸妖的肚子也被刨开。一节已经变黑的肠子垂在外面。异常得可怖。
尸妖的右腿出自膝盖之下没有东西。这让它只能用一条腿一点点的往前蹭。最令
人噁心的是。尸妖的跨下垂着一根比常人还要大得多的肉茎。上面沾满了黄色的
不知名液体。被风一吹。散发这阵阵令人窒息的恶臭。

  "好噁心的东西。"李逍遥憋着气。冲上去一剑将行动缓慢的尸妖砍倒。见
那东西一动不动的。继续说道:"不过很弱的样子啊。"

  "哼。这只是最初等的尸妖罢了。厉害的还在后面。不说了。这里已经进入
了赤鬼王那家伙的感应範围。我必须完全静默才行。"小石头微弱的应了声。

  果然应了小石头的话。几人再前进时。越来越多的尸妖出现。这些还都是人
型的尸妖。大都残缺不全。有的缺手。有的缺脚。有的就连脑袋都没有。但唯一
相同的是。都拥有那可怕的变异肉茎。李大淫魔一个人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不得
已之下。就连林大小姐都挥舞着鞭子参战。

  几人一路冲杀不知多久。才来到一座巨大的墓地前。李大淫魔按照小石头的
之前留下的指示。找到墓穴上的机关。只听一阵巨响。这片地区居然整个陷了进
去。滚滚浓烟跟交错的墓道立刻就将几个人分散开。

  "阿娇!""月如!"李逍遥晃了晃脑袋。在将军冢里透出幽幽微光喊道。

  "娘的。人都到哪里去了!"许久不见人回答。李逍遥狠狠的将手里的剑虚
劈几下。刚踏出一步。想要寻找几女时。只见脚底的石板突然翻了过来。带着李
大淫魔的身体一直向更深的地底滑去。。。。。。

  另一边。阿娇跟林月如刚刚汇合到一起。

  "林小姐。见到主人没有。"阿娇问道。

  "没有。就连梦慈她们两个也找不到了。"林月如叫道。

  "哼。我刚才叫到韩梦慈那个贱女人拉着灵婊子逃跑了。如果不是因为还要
找主人。我绝对要追上去把她们杀了。"阿娇恨恨的说道。

  "那现在怎幺办?"林月如着急的道。

  "主人应该没事。一定是往鬼王那边去了。咱们跟着。。。。。。等等。在
这之前。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好了。"阿娇说到一半。突然苦笑一声道。

  只见将军冢的墓道里。无数的尸妖正向两女涌来。

  "记得啊。打不过的话就乾脆投降。"阿娇提起鬼头杖。对林月如说道。

  "我明白。"林月如握紧手上的鞭子。有些害怕的回道。

  "爆炸虫!"

  "气剑指!"

  两女各用绝技。一路向墓道对面杀去。可惜尸妖实在是太多了。黑压压的涌
过来。很快就将两女冲散。

  "可恨!"林大小姐握住皮鞭一个横扫。将附近四。五只尸妖击到一边儿。
附近飞散了的肉片和粘糊糊的绿色血液。她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尸妖了。但仍然
有更多的尸妖出现在视野里面。

  "啊啊啊啊啊啊!林家!七诀剑气!"林大小姐大呼一声。挥动手臂。动用
了目前为止自己所能使用的最强绝招。

  几道无型剑气飞射而去。在地面上划出深深的痕迹。所有被波及的尸妖全部
都被切成小肉块。剑气之后。顿时在前方30米内清出一个无人区。

  "呼。。。。。。不行了。"用力过猛的林大小姐脸色发白。娇躯一软。差
点没跪在地上。看着眼前还不断出现的尸妖。当机立断。跑!

  可就在林大小姐转身的时候。突然从侧面墓道的墙上出现一个小门。一具强
壮的尸妖猛得出现。紧紧的抱住她的娇躯。双臂如同钳子一样。禁锢住少女的身
体。

  林月如感觉自己的骨头要碎掉了。她扑倒在地。想要接着翻滚甩开尸妖。但
后来的尸妖怎幺可能错过这种机会。立刻聚集在一起。按住了林大小姐的身体。

  "放开!混蛋。放开我!"林大小姐挣扎着。她的四肢被拉开。分别被不同
的尸妖压住。这些低等尸妖虽然行动缓慢。但力气很大。筋疲力尽的林大小姐已
经无法挣脱开了。

  月白色的连身服一下子就被扯开。尸妖们低沈的嚎叫着。那一个个腐烂的可
怖脸庞。流露出胜过生者的赤裸裸的情慾表情。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在林大小姐的悲鸣声中。尸妖一屁股坐到她
的娇躯上。伸出布满浓水的双手抓住少女鲜嫩的蓓蕾向中间压。将那狰狞的肉茎
送进双峰间的空隙中。

  "啊!哦!不要。。。。。。好疼。不要啊啊啊啊!"怀抱着林大小姐的强
壮尸妖。挺起残缺不全的腰部。将肉茎粗暴的刺进少女的菊蕾之内。

  林月如发出一声惨叫。猛得仰起头。小巧的鼻翕正碰在双乳间抽送的肉茎上。
上面浓烈的臭气几乎将少女熏晕过去。呕吐感让她只能闭着气。张开嘴巴喘息着。
几乎与此同时。在林大小姐双乳间的肉茎突然一抖。射出一股浓黄的液体。全数
灌进少女的嘴里。

  "什幺。。。。。。呜。好难闻。"林月如乾呕着。想把那些液体弄出来。
但奇怪的是。浓黄的液体就跟有生命似的。直接涌进了少女的喉咙。流进胃里面。

  菊蕾中的肉茎毫无怜惜的往上顶着。这粗暴的动作让林月如漂亮的菊蕾很快
就红肿起来。而又一个尸妖已经跪在地上。握着肉茎噗哧一声。插入了少女的小
穴之内。

  "不要!!!!救命。。。。。。救命。"林大小姐断断续续的叫着。但没
有用。尸妖们彷彿只是在如同野兽一般发洩着自己的慾望。一直。。。。。。一
直。

  已经过了多久?不明白。

  林大小姐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之前淩辱她的尸妖们已经射过一轮。换上了新
的。少女那被迫迎接狰狞肉茎的小穴跟菊蕾已经一片狼籍。但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了。尸妖们带有催情效果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射入林月如的身体里。麻痺了疼痛
感。又令电流一般的快感佔据了少女的大脑。

  "啊!啊啊啊。。。。。。嗯!嗯。。。。。。"林月如似乎对自己身体的
叛变感到羞耻。她不停的发出哀鸣声。少女的鸣叫彷彿更加刺激了尸妖们的嗜虐
心。让它们变得更加亢奋。狰狞肉茎的每一次抽动。都伴随着黄色不知名液体流
出。让那可怕的肉茎。好像涂满了一层油脂似的。液体随着肉茎的抽送。一点点
渗入林月如的肉壁里面。就跟催化剂一样。很快。少女的小穴跟菊蕾就流出了大
量的淫水。肉茎的每一次抽送。都会带起响亮的下流的水声。

  林月如的娇躯变得滚烫。脑袋里一片空白。被骯髒腐烂噁心到极点的尸妖侵
犯所带来巨大变态快感。让少女沈浸在肉慾中的身体开始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快
乐。

  "啊啊啊啊啊!!!!!坏掉。。。。。。太强烈了!要。。。。。。要坏
掉的。"林月如拚命压制的娇喘声洩露出来。

  "不要。。。。。。肚子。肚子要爆了!!!"

  "啊啊啊。。。。。。不能再深了。不要啊啊啊啊!!!"

  随着林月如软弱的求饶。尸妖们更加粗暴的淩辱开始了。全身都被肉茎佔领
的少女。就连呼吸的空闲都没有。流着浓水的噁心肉茎侵入少女的口腔。那腐烂
的肉与粘粘液体混合触感。一直顶到了少女的喉咙处。

  呼吸的困难。让林大小姐就连求饶都不可能。浓水混着少女的口涎慢慢沿着
光洁的下巴流下。既然知道这样很讨厌。但林月如却只能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被玩弄的身体一点点的颤抖着。快乐的痉挛着。

  "啊啊啊啊啊啊!!!!!!"林大小姐悲鸣着。终于达到了极限。玩弄着
她身体的尸妖们也趁机再一次射出精液和浓浓的黄色液体。大量的精液混杂在黄
色液体填满了少女的小穴。菊蕾。口腔。又涂抹在脸蛋儿。青丝。肌肤上。

  "啊啊啊。。。。。。不要!!!坏掉了!!!停不下来!!!"林月如持
续的高潮着。发出忘情的浪叫声。堂堂南武林盟主林正南的女儿。林家堡的高贵
公主。如今却在将军冢阴暗的墓道里。成为了低等尸妖们的性玩具。。。。。。

  而另一边儿。阿娇也被几个透明的。类似灵魂状态的古怪尸妖抓住。分快双
腿吊在了半空了。一个身穿白衣。吐着长舌头。类似于神话中白无常的尸妖来带
了少女面前。腥红的舌头如同游蛇一样。舔着阿娇的双腿间。

  "放开!可恨的家伙!好噁心!!!"虽然有布条的掩盖。但阿娇仍然感觉
到强烈的屈辱。少女的耳根红了。胸前还在发育中的蓓蕾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
而就在这时。两边类似灵魂状态的古怪尸妖突然凝聚成类似人类的脸。张开血盆
大口。一口咬在少女的蓓蕾上。奇异的在瞬间融化掉了阿娇胸前的衣服。蓄满了
口水的噁心口腔。如同舔舐什幺美味一样。发出一阵阵下流的声音。

  "不要!!!我。。。。。。我要杀了你们这些妖魔鬼怪。"阿娇摇晃着螓
首。黑亮的髮丝在脑后摆动着。

  被含住的蓓蕾一阵阵的发热。阿娇既然要难受的晕过去。而下面白无常的舌
头则扒下少女的短裤。在那白璧无瑕的肌肤上。留下无数可憎的口涎。

  "不要动了。好痒!好热。"阿娇高声叫道。

  发热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奇怪了。就连吐出来的呼吸。似乎都带着致命的热度。
少女的喘息声慢慢搀杂了些其它的味道。而白无常的舌头。也在此时。突入了少
女下身娇嫩的蜜穴之内。

  "啊啊啊啊啊啊!好疼。那样。。。。。。那样的东西!"撕裂一般的疼痛
感。令阿娇立刻发出悲鸣声。可就在那一剎那。被含住的蓓蕾立刻发热起来。两
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少女的脑中交汇。

  腥红色的可怖长舌还在前进。一直进入到阿娇小穴的最深处。在少女柔软肉
壁紧紧包裹下。丝溜丝溜的游动起来。大量的粘液被施放出来。将疼痛感麻痺掉。

  小穴处响亮的水声传到了阿娇的耳朵儿里。子宫口被击打所带来的强烈快感
也在同时贯穿了少女的身体。

  "啊。。。。。。啊。。。。。。嗯。。。。。。"阿娇的瞳孔逐渐变得溃
散。娇小可爱的身躯颤抖着。发出甜美的喘息声。

  一具低等的人型尸妖也在这时候来到少女的身后。抱着少女雪白的小翘臀。
将噁心的肉茎插入菊蕾之内。

  "啊啊。。。。。。讨厌。那里都。。。。。。那里不可以!"阿娇拚命摇
着头。紧紧收缩着屁股。企图阻止尸妖的肉茎。可脱力的身体才一拉紧。立刻就
软了下来。反而更方便尸妖的插入。

  "不可以啊啊啊!不行的。。。。。。那幺大不行!"与少女拒绝的语言相
反。可爱的小菊蕾慢慢的张开。将尸妖的肉茎嚥了下去。异样的炙热感顿时遍布
了少女的身体。被撑开大极限的菊蕾噗的一声。被整个塞满。带着腐烂气息的狰
狞肉茎一直顶进了少女的直肠里面。

  小穴里的腥红长舌与菊蕾中的粗大肉茎有默契的交替抽送。而灵魂状态的古
怪尸妖也更厉害的责备着少女的蓓蕾。虚幻出的口腔吸住挺立的乳尖。发出丝丝
的响声。

  "不。。。。。。嗯哼。呜唔。。。。。。"正喘息着的阿娇冷不防被灵魂
状态的古怪尸妖新凝聚出的舌头佔领的口腔。冰冷而又光滑无比的舌头令少女本
能的抗拒。想要将它推出去。可这冷舌很快就俘获了阿娇的香舌。开始向品味少
女的口腔一样地,无拘无束的闹腾着。被强行张开的少女嘴唇。不停的流下透明
的口涎。

  "呜唔。。。。。。呜呜。。。。。不!"全身都被玩弄着的少女突然感觉
到。在自己小穴跟菊蕾处抽送的舌头跟肉茎突然膨胀起来。

  阿娇的瞳孔猛得一缩。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下一妙。炙热的白稠液体就汹涌
的喷射而出。

  "嗯呜唔!!!嗯。。。。。。嗯唔!?恩呜唔呜呜呜!"少女娇小的身躯
弯曲起来。被尸妖抓住的手张开五指。不停的抖动着。如果说菊蕾的喷射还可以
承受的话。小穴里的舌头。明显超出了阿娇思维的能力。一股一股热的白稠液体
一刻不停的从舌胎上溢出来。先将少女的小穴整个灌满。而多余的液体被舌头的
尾部堵着无法流出来。在阿娇的娇喘声中。少女的肚子如同怀孕一样涨了起来。

  在阿娇几乎要发疯前。强劲的喷射总算结束了。但小穴与菊蕾仍然被紧紧堵
着。

  "啊。。。。。。啊。。。。。。"少女急促的喘息着。脸蛋儿一片红润。
彻底成为了慾望的俘虏。

  在将军冢深处的墓道里。少女甘甜的喘息与不断迴响着的水声。混杂着含糊
不清的哀鸣。传出很远。很远。。。。。。

【完】